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民主党派 >> 民革 >> 正文

大国手孙逸仙先生

[发表时间]:2016-11-12 [浏览次数]:

11月7日,民革陕西省委会暨黄埔同学会召开纪念孙中山诞辰150周年座谈会,我校民革总支副主委、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宋永成作了“大国手孙逸仙先生”的主题发言,将孙中山先生一生领导革命和对外开放、维护国家统一等治国思想进行了阐释,得到民革省委会和与会党员的高度肯定。

附:宋永成副主委在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纪念日纪念会发言稿全文

“大国手孙逸仙先生”

2016年11月12日是伟大的民族英雄、伟大的爱国主义者、中国民主革命的伟大先驱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纪念日。

1892年,26岁的孙中山(1866-1925)从香港雅丽士医学校毕业,赴澳门行医,被澳门镜湖医院“破例”聘用,孙中山由此成为澳门第一位华人西医,并且创办了中西药局。因为孙中山医术“神乎其技”,澳门华商们在《镜海丛报》连刊广告,称其为“大国手孙逸仙先生”。其实,孙中山先生亦是治国方面的“大国手”。下面主要从三个方面对孙中山先生的现代价值加以阐述:

一、改革开放第一人

孙中山领导革命的目的就是要建设一个强大的现代化国家?那么怎么建设,是对外开放,还是闭关锁国?孙中山的回答是对外开放。

1.对外开放思想。明清时期,中国衰退,对外长期处于闭关状态。鸦片战争以后列强侵略,更强化了不少中国人的排外心理。孙中山与众不同,一直主张对外开放。1912年 9 月,他在济南各团体欢迎会上演说:“中国人向富于排外性质,与今之世界甚不相宜……以前事事不能进步,均由排外自大之故。今欲急求发达,则不得不持开放主义。”孙中山是一个有广阔世界眼光的革命家,他仔细地研究过美国、日本等国的振兴史,认为其成功经验之一就在于对外开放。他说:“诸君试看日本国,土地不过我中国两省多,人民亦不过我中国两省多。四十多年以前亦是一个最小、最穷、最弱之国,自明治维新以后,俨然称为列强。全球上能成为列强者,不过六、七国,而日本俨然是六、七国中之一国。他是用何种方法,始能如此?亦只是用开放主义。”

2.正确对待、充分利用西方资本主义。

孙中山一方面严厉批判资本主义的弊端,同时又积极提倡利用资本主义。他认为我们的目的是要“打破资本制度”,但现时中国 “对于资本制度只可以逐渐改良,不能够马上推翻”。1917年,孙中山制订了一份无比庞大的现代化工业计划——《实业计划》。在其结尾部分,孙中山说:“吾之意见,盖欲使外国之资本主义以造成中国之社会主义,而调和人类进化之两种经济能力,使之互相为用,以促进将来世界之文明也。”孙中山明确提出要积极利用“外国资本主义”的观点,同时还提出了一个极为重要的思想,这就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可以“互相为用”,共同促进世界文明。他曾经指出:“但在中国实业尚未发生的时候,马克思的阶级战争、无产专制便用不着。所以我们今日师马克思之意则可,用马克思之法则不可。”

孙中山开放主义的内容之一是募集外资。他以一不失主权、二不用抵押、三利息甚轻作为民国政府借外债的条件。他说:“用外资非完全无害也。两害相权,当取其轻。”孙中山特别指出,只要措施得当,还可以“避去其害”。1924 年,他在《北上宣言》中特别表示,要改变外债性质,“使列强不能利用此种外债,以致中国坐困于次殖民地的地位”。此外,孙中山还积极主张中外合资、共同经营实业,主张引进外国技术和外国人才,并提出了具体的设想与措施。令人景仰的是,孙中山在呼吁开放,利用外资、外才,调和国际关系的同时,始终强调中不能丧失主权。

在近代中国思想史上,孙中山是提出完备的改革开放思想与政策的第一人。孙中山《建国方略》中的开放改革战略与思想,“与邓小平的改革思想颇有相似之处”,邓小平“把孙中山的经济革命思想继承和发展到了未曾有过的高峰”。

二、国家统一是夙愿

1894 年 11 月 24 日,孙中山先生在檀香山成立“兴中会”,其宣言之第一条谓:是会之设,专为振兴中华,维持国体起见。所以说,孙中山革命的唯一目的就是:振兴中华。而振兴中华,必谋统一。当辛亥起义,革命成功,民国建立,孙中山先生就任临时大总统,其宣言强调中国之统一必做到五统一,即:民族之统一、领土之统一、军政之统一、内治之统一、财政之统一。其中内治之统一,说明为“国家幅员辽阔,各省自有其风气所宜。前此清廷强以中央集权之法行之,遂其伪立宪之术,今者各省联合,互谋自治,此后,行政期于中央政府,与各省之关系调剂得宜,大纲既挈,条目自举,是曰内治之统一。”1925年,他应北方政府之请,至北京商讨国家统一的问题,在出发时发表了“北上宣言”,其中讲到“召开国民会议及废除不平等条约为实现中国政治统一的基本政策。”

可见,孙中山先生的革命完全是以“中国是统一的整体”的角度出发,他很清楚地表明了全体中国人的希望统一的心愿。他说:“统一是中国全体国民的希望。能够统一,全国人民便享幸福,不能统一便要受害。”这是反对台独的有力武器。

三、维护海权是要务

2000多年前的古罗马哲学家西塞罗说:“谁控制了海洋,谁就控制了世界.” 1890-1905年,美国杰出的军事理论家马汉提出了著名的 “海权论”。其理论主要认为谁能有效控制海洋,谁就能成为世界强国,要控制海洋,势必要拥有强大的海军以及海军基地。

孙中山为推翻帝制,建立民主共和国,长期奔走于海外,目睹西方海洋文明,多次穿越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深知海洋对于国家、民族生死攸关,故在他的一系列论著、讲话中,充分表达了他的完整的海洋观,在近现代具有海洋观念的时代先驱中,孙中山堪称第一人。

孙中山的海洋观概括起来大致有四点:

(一)海权至上

孙中山总结中国长期海禁,忽视海权,导致国家领土主权丧失,西方列强入侵的历史教训,深刻地指出“自世界大势变迁,国力之盛衰强弱,常在海不在陆,其海上权力优胜者,其国力常占优胜”。并针对中国海权逐步丧失事实,痛陈“令我国海军虽不克与列强争胜,然有海军根据地,置而不顾,甚非国家永久之大计,巩固边防之政策也。”所以从帝国主义手中夺回海权,是实现中华民族独立和国家富强的重要条件。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太平洋成为西方列强海上角逐、争取海权的重心。孙中山以一位海洋战略家的眼光,在为《战后太平洋问题》一书作序时指出,“昔时之地中海问题、大西洋问题,我可以付诸不知不问也。惟今后之太平洋问题,则实关于我中华民族之生存,中华国家之命运者也”,“海权之竞争,由地中海而移至大西洋,今后则由大西洋移至太平洋。……盖太平洋之重心,即中国也。争太平洋之海权,则争中国之门户耳。谁握有此门户,则有此堂奥(厅堂和内室),有此宝藏也。人方以我为争,我岂能付之不知不问乎?”可见,孙中山早就预见到今天与美国、日本在太平洋的斗争。

同时,孙中山在当时就已经认识到国家领土不仅仅是陆地,还应包括海洋。因此,中国国土面积是963+470=1433万平方公里。

(二)建设海军

孙中山认为,一个国家要掌握海权,必须有控制海洋的手段;建立一支强大的海军,这是国家“富强之基”。他指出,当时“中国之海军,大小战舰不能过百只,设不幸有外侮,则中国危矣。何也?我国之兵船,不如外国坚利,枪炮不如外国精锐,兵工厂不如外国设备齐完也。故今日中国欲富强,非厉行扩张新军备建设不可”。没有强大的海军,不仅会丧失海权,甚至会导致亡国,故应将“海军建设列为国防之首要”。1912 年 1 月 1 日,中华民国政府成立,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当天就宣布在中央政府内设立海军部,政府制定了“国防十年纲要”,把海军建设列为了国家国防建设的重要部分。1921年,在《建国计划》的《国防建设纲目》中,提出了较为切实的海军建设设想,并且就此升华为孙中山海权思想中较为重要的一个部分——制海权。建设海军,必须发展造船业,用最先进的技术装备发展海军。为此,孙中山还描绘了一幅系统的海军发展蓝图。只因时局变动,1925 年孙中山逝世,这一蓝图及造船计划未能实现。

(三)发展海洋实业,巩固国家海权。

孙中山十分重视发展海洋经济,并将其作为建设海防、巩固海防,保卫海权的重要手段。他在《建国方略·实业计划》中,先生对于海洋实业的发展提出了一个由点及线到面的规划。首先按照地位及用途的不同,建立由北到南的三个世界级大港,四个二等港和九个三等港以及15个渔业港;此外,政府还效仿一些先进国家,欲大力发展海上运输,想要运输,就要发展造船业,当以上几个方面运作的都比较完善的时候,海洋资源便可以得到较为有效的开发,从而创造出经济利益,这样才能更好的巩固国家海权, 最终达到先生振兴民族的伟大愿望。

孙中山无愧是一位伟大经济战略家和高明经济规划大师。但他经济思想核心是海洋经济而不是大陆经济,是大海洋商品经济模式,而不是大陆小农自然经济模式。2015 年3 月,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以国务院名义,发布《推动共建丝绸之经济带和 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文件,把“一带一路”建设提到一个新高度。“一带一路”愿景与行动不难在孙中山《建国方略·实业计划》中找到它的原型或雏形,显示了孙中山计划的远见卓识。

(四)海南建省

台湾和海南是我国海上的两只眼睛,也是最大的海防基地。海南岛作为中南海交通和海防要枢,明初划归广东省,清末随着海疆危机的加深,海南单独设省渐为一些有识之士所认识,成为这一时期中国海洋观念一个核心内容。首先提出海南建省的是清朝末年雷州府和琼州府团练海南文昌人潘存。孙中山十分关注海南岛的海洋开发和海防建设,指出海南岛是“南洋门户”, “因海疆之要区,南方之屏障”,强调海南岛在中国海防上的战略地位,要把它建设成为重要的“海军根据地”,并首先从“固海防”立场,提出海南岛应改设行省。1911 年9月11日,孙中山到北京商谈国家大计,与及粱士诒、陈发檀等 36 人联名上书国会,写《琼州改设行省理由书》,提出了海南建省的必要性。其理由是:①巩固国防;②开发天然资源;③推行民族平等的文化政策;④推行国内移民政策;⑤为了行政工作的方便。孙中山大声疾呼:“图救海南,从建省开始”1921 年,孙中山任非常大总统,聘胡汉民、廖仲恺、吴铁城诸人为顾问,将海南设省重新提到议事日程,孙中山认为可名为“广南省”。1923 年春,孙中山回粤担任陆海军大元帅,重新提出海南改省的问题。1923年12月,国民党进行改组,孙中山又深入浅出地阐释了海南建省的方略、方法、政策等问题。1925 年 3 月 13 日,孙中山病逝于北平(今北京)。这样,海南建省的方案,随着军阀的混战、国事的混乱而被束之高阁。新中国成立初,海南建省也有过动议。直到1988年4 月 13 日经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通过设立海南省的决定。自此,历经105 年海南建省的历史问题画上一个圆满的记号。这不仅是中国行政区划和海南开发史上一件头等重要事件,而且也是孙中山海权思想的一个宏伟目标。

孙中山许多关于海权和海洋经济观念不但没有过时,而且在 21 世纪海洋时代,既能适应维护我国海洋权益斗争的需要,为发展我国海洋经济,建设海洋大国和海洋强国服务,也为当今建设“一带一路”提供坚实历史基础和海洋文化支持,具有重大决策参考意义。